018 

 外島二版,粗字加蓋。

本版趣味號碼鈔券中,粗字十分稀少。

 

 

019

金門莒光樓,細字加蓋。

 

 

020

 

胡璉將軍所著,該書內容亦述及粵華流通券始末,

封面圖為剛落成之金門地標莒光樓。

 

 

 

莒光樓鈔的印刷年代,正值台灣中央印製廠的印刷轉變期,

故從紙鈔設計、印刷,皆有一定義意。

該鈔名為外島二版,亦屬創制,

實乃研究台灣貨幣印刷史上的一大子題。

 

 

「莒光樓鈔」與新台幣的印刷科技轉變

 

台灣光復以來,從國府所發行的舊台幣券開始,截至民國八十八年塑膠鈔券為止。發行新、舊台幣,總共歷經54年的使用期,其間就收藏的版別變化而言,無論是傳統票平圓3的區別,還是長短A,甚至是新穎的螢光數字暗記;歷來著述已汗牛充棟,該有的暗記、字軌研究也大致柢定。

然而除了收藏上的版式分類外,甚少人注意到的是鈔券本身的設計內涵,或是印刷方法的新舊改變。因此,筆者很好奇,收藏投資台鈔的同好們,在鈔壇打滾多年後。直覺上,會認為最賞心悅目的鈔券,將是哪一版呢?

如果要選擇的話,筆者會直觀且毫不猶豫的選取「金門(馬祖)58年版50圓券」。原因很簡單,因為此鈔設色典雅脫俗,印刷又美麗大方。同時選材具備了外島地方風光的優點。這應該不是歷史的偶然,筆者認為有一定的政經因素,才會製造出這枚獨一無二,富有「主見」的鈔券。至於鈔券掌故,因歷年論述已豐,不再贅述。筆者將側重其印刷背景進行探討。

 

鈔券概述

「莒光樓鈔」於 民國五十九年一月二十三日 發行;當天同時在金門、馬祖兩地粉墨登場。此二鈔猶如同卵雙生的雙胞胎兄弟,先以莒光鈔為主體,然後分別加蓋「限金門地區通用」、「限馬祖地區通用」字樣。它是限外發行的外島鈔券中,由直式過渡到橫式的第一版「橫式鈔券」。

莒鈔總共有20個字軌,依序是金門13個字軌:AA、BS、DF、EX、GL、HC、KR、LH、NW、PN、RB、UG、XM。馬祖7個字軌:CQ、JJ、MP、QU、TZ、WE、ZK。

另根據南投 林永隆 老師研究指出,莒鈔20個字軌之第一個字母,如依英文字母次序排列後,再扣除中央印製廠不用的「I、O」兩個字軌,即會產生連續兩個金門字軌後,接續一個馬祖字軌的特殊情形。並且從本島50年版伍拾圓券開始,迭經53年版、59年版、61年版(ABCD組記)為止;本島伍拾圓券,都有出現金門莒鈔的13個字軌。更值得注意的是,此四版鈔券中,扣除61年(ABC)版伍拾圓有全額發行外,其餘三版之字軌,都不是全額發行。可見「中央印製廠」在字軌編排上,可以說是別具用心。尤其以「61年D版伍拾圓券」與「金門莒鈔」之13個字軌搭配,堪稱明證!

 

 

莒光樓鈔所代表的印刷科技

A:「傳統時期的濕式凹印」

從舊、新台幣發行以來,台灣銀行的鈔券印刷,概由上海播遷來台的老式印刷機印製鈔券。這些傳承自上海的機器設備與印刷手法,可歸納稱為「早期傳統凹印時期」;使用的設備有凹印大電機、小電機,凸印機、平印機、圓盤機等。

由上海中央印製總廠代印的老台幣開始,至於民國五十八年左右的新台幣,將近廿五年的期間,台灣鈔券都是採用「濕式凹印」的方式生產,有時則會兼用平印或凸印。

所謂的「濕式凹印」,即是使用凹版大電機為主要印刷機具。在濕式凹印印刷前,顧名思義必須先將紙張纖維濕潤軟化,再將單張鈔紙放置於印版上,圓輥施壓後,凹版內油墨釋出,即形成鈔券圖案、花紋,還要再經烘乾鈔紙之後,才算大致完成印刷。

如此過程繁複的先弄濕鈔紙,再經凹版印刷、烘乾並壓平鈔券,效率實在不甚理想。有許多早期新台幣券,圖幅會有大小差異,也是因為濕印造成。因為印刷時紙張濕潤,烘乾後紙張與圖幅,自然會產生縮小變化。當然,有幾版鈔券因為是早、晚期分批印刷,圖幅大小會有差異,此情形則不能歸類因「溼式印刷」所導致。

 

B:「創新時期的乾式凹印」

有鑑於濕印的過程繁冗、耗時費工,於民國五十五年、五十九年,中央印製廠派員赴日學習鈔券印刷的相關技術,並進行濕式凹印的改良。將平台式的凹印大電機改裝,取消綿布擦拭鈔券,換成用縐紙擦拭的方法;還加深印版的雕刻,以及增加油墨濃度。終於成功改革了行之有年的溼印,不用經過濕紙一關,即可印製鈔券。

在這波印刷改革中,首先印製的鈔券,極有可能是金、馬通用的「莒光樓鈔」;因此就印刷科技的觀點來看,意義十分重大。

莒鈔發行於 民國五十九年一月二十三日 ,官方稱為「外島二版」。和它同一家族的,應該還有五十八年製版銘的本島券深藍色伍圓、大紅色拾圓,這兩枚鈔券亦皆發行於 民國五十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,官方稱為「華一版」。

另外,發行於 民國六十四年八月十五日 ,以本島五十八年版拾圓券為主體,加蓋「限金門地區通用」、「限馬祖地區通用」字樣的本島加蓋鈔,官方亦稱為「華一版」。

除以上莒鈔、本島及外島加蓋拾圓券、本島伍圓券外。官方稱為「華一版」的鈔券,另有四種。分別是五十九年製版銘的伍拾圓、壹佰圓券,共同發行於 民國六十一年一月十八日 ;以及六十五年製版銘,無水印的橄欖綠伍佰圓、深藍色壹仟圓二種,二者發行日期已晚至 民國六十九年二月二十五日 。

 

C:「外島二版」、「華一版」的互見

在此筆者先臚列「外島二版」、「華一版」鈔卷的重點,之後再行解釋。

編號

使用區

年銘

面額

色系

印刷廠

發行日期

官方稱謂

主雕刻者

1

金門

59

50

青潭廠

59.1.23

外島二版

陳廉惠

2

馬祖

59

50

青潭廠

59.1.23

外島二版

陳廉惠

3A

本島

58

5

深藍

青潭廠

59.12.21

華一版

陳廉惠

3B

本島

58

5

深藍

萬華廠

59.12.21

華一版2

陳廉惠

4A

本島

58(中)

10

大紅

青潭廠

59.12.21

華一版

李炳乾

5

本島

59

50

萬華廠

61.1.18

華一版

鮑良玉

6

本島

59

100

萬華廠

61.1.18

華一版

鮑良玉

4B

本島

58(梅)

10

大紅

青潭廠

63.8.1

華一版

李炳乾

7

金門

58

10

大紅

青潭廠

64.8.15

華一版

李炳乾

8

馬祖

58

10

大紅

青潭廠

64.8.15

華一版

李炳乾

9

本島

58A

10

大紅

青潭廠

64.11.10

華一版

李炳乾

10

本島

65

500

安康廠

69.2.25

華一版

徐明偉

11

本島

65

1000

安康廠

69.2.25

華一版

徐明偉

 

 

此表是按照「實際發行日期」而排列次序;從表中,能釐清許多問題。資料來源則是根據中央印製廠發行的內部專輯《中央印製廠六十年》一書整理而來。首先編號4B與9,皆是同屬利用編號4A 的58年拾圓再版,共重新發行2次,差異處在於中央水印、梅花水印、A組記。

在上段筆者所提出的「印刷改革中,首先印製的鈔券,極有可能是金、馬通用的『莒光樓鈔』」一語。即是因編號1、2的官方稱謂為「外島二版」,所以讓筆者不能主觀的直書「金、馬莒光樓鈔,一定是印刷改革的首發券種」。

「外島二版」一詞,是非常詭異的稱謂。因為在所有的官方稱謂中,完全不見以地區命名的說法,暨無「外島一版」在前,也沒有「本島某版」或是「外島三、四版……」存在。

「外島二版」就是憑空冒出的官方稱謂。針對此現象,筆者查閱央行公佈的鈔券名稱。所有鈔券的命名,百分之五十以上,都不一定是以印刷廠為根據。例如中央印製廠台北廠印製的鈔券,簡稱「中印版」或「中一、二版」;第一印刷廠與台灣銀行印刷所、中央印製廠三重廠印製者,則稱「台一、二、三版……」或是「新台一、二、三版……」;中央印製廠萬華廠印製者,有稱「中二、中三版……」或是「新中三、四版……」並且有屬於「華一版」的編號3B、5、6號券;青潭廠則亦有印製「華一版」的1、2、3A 、4A 、4B、7、8、9號券種,另外尚有「新台三、四版」鈔。

經過以上表列比對,筆者發現,官方稱謂應該與實際印刷廠無關,而是取決於當下的主要印刷工藝來命名。既然,官方是以印刷工藝為券種主要命名考量。那麼,「外島二版」的莒光樓鈔,從雕刻者相同來推論;以及在系統上來說,「外島二版」應是華一版的鼻祖。會將莒光樓鈔以「發行地域」區分法的特例命名,或許是因為「外島二版」正處於濕印、乾印的交接期,工藝上未能全部轉型,才以權宜方式處理。名之為「『外島』二版」。

 

D:「外島二版」、「華一版」的實物推論

除了以上官方的分類、稱謂外,實物上的分類也可說明「外島二版」莒鈔,與「華一版」在設計上的深厚關係。

「外島二版」莒光樓鈔,於其正面上方偏左處,增列「中華民國」字樣。這是自從舊、新台幣發行以來,所從來沒有過的設計實例,可以說是前無古人。印製廠專輯與一般資料都認為「華一版」開始於編號3A 的本島伍圓券,但如果由莒鈔實物增設「中華民國」字樣,還有官方的發行年度、雕刻者等因素來判定,那麼金、馬「外島二版」都應歸類於「華一版」。

 

莒光樓鈔的創舉

 

莒鈔生產的時代背景,除了印刷工藝由濕印過渡成乾印。圖案設色也應與台灣當時的政經氛圍有密切關係。

試從民國五十五年中央印製廠派員赴日學習開始回顧。當年,台灣開始實施十年的經建計劃,北部橫貫公路通車、台北市升格為直轄市,台灣正準備起飛;此時中國正掀起「文化大革命」破四舊、掃除封、資、修。翌年,民國五十六年,台灣設立「中華文化復興運動推行委員會」,開啟了台灣方面,對中國傳統學術文化的深耕,在國學研究上稱為「重詮古學」時期。到了五十九年,小蔣推動「現代化十大建設」。

可知,在民國五十五年到五十九年間,台灣全力發展的是「文化」、「建設」這兩個行政主軸,莒光樓鈔就是在此時代背景下的產物。

因此莒鈔有許多創舉,試歸納如下:

1、最早在鈔券正面加設「中華民國」字樣。成為台灣第一張以「中華民國」篆額抬頭的鈔券,以後台灣鈔券皆沿用此例。

2、此鈔之國父肖像,置於鈔券右方,是舊、新台幣鈔券設計中的惟一變例。在此之前,舊台幣人物肖像皆居中(中央廠壹萬元居左);新台幣由臺灣銀行所發行者,肖像亦皆居於左方。因此在舊、新台幣發行史中,莒鈔的人物肖像位置,是違反成例的變例。筆者推測,或許是因「限外發行」的種種政治考量,才會將國父肖像置左,以示區別台灣本島內、外的流通地域。

3、風景採用外島地方風光-莒光樓。這也是舊、新台幣發行過程中的孤例,可謂空前絕後。外島鈔券配以外島風光,真是名符其實的「限外發行」。

4、莒鈔是外島橫式鈔券中,惟一非沿用本島券加蓋使用地區者;而且是接替直式券的第一版金、馬橫式券。

5、莒鈔除了在金門發行外,亦加蓋發行於「馬祖地區」,原因於史無徵。莒鈔應係專為金門設計的鈔券;竟會同時加蓋流通於馬祖,並且在字軌上有特殊編排。如此現象十分奇特。

以上五點現象,或許能說明莒鈔是印刷過渡期的作品,當然還有文化因素存在吧!因為莒光樓典故出於「管仲、鮑叔對齊桓公的諍言」,建築物本體,又是傳統中國宮殿建築的延伸,發行時正逢中國在文化大革命。頗有勵精圖治的意象。綜合來看,從印刷工藝和設色構圖,莒光鈔堪稱「金門名片」一點也不為過。

 

莒光樓鈔的收藏

 

據筆者所瞭解,一般藏家都以金門十三個字軌、馬祖七個字軌的配套方式來收集。有的則以粗細字來分版,更有甚者還詳分「特粗」與「一般粗」。另據 林永隆 老師研究指出,莒鈔正面圖幅最大差距為 三公釐 ,亦可聊備一格分類收藏。如能再配合趣味號碼、樣張、變體券等,相信將會是最趨近完善的專輯。至於莒鈔之變體,大多為加蓋漏印或加蓋移位;加蓋漏印者,收藏同好們要十分小心,因為紅色墨水容易變造。亦曾出現改號的假趣味號碼,手法不外乎刮除舊流水號,或是用藥劑褪色,工藝粗糙,細心檢視尚易辨別,收藏同好不得不慎。

創作者介紹

長物養志

長物養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